设计产品时,情况是怎样的

十二月 18th, 2017 1 Comment »

设计产品时经常是…

要做好某个产品的设计,需要运用20条设计知识。
现在的实际情况往往是:
1、设计者A总共也就掌握15条知识,其中8条是设计这个产品用得上的;
2、设计者B掌握9条,其中6条用得上;
3、A、B两人的共识有6条,可以用在这个产品上的有4条;
4、两人都试图用自己掌握的15条、9条知识搞定整个产品的设计。

这就是现在常见的状况。设计者A、B通常并不仅限于设计师这个岗位,而是产品经理、交互设计师、视觉设计师、老板、开发负责人… 所有参与决策的人。

20条、15条、9条这些数量,并不只是“虚数”,一位参与产品设计决策的人,通常能掌握10来条已经不错了。懂得应该让用户的流程顺利,懂得要减少页面跳转…嗯,还有什么?不要让用户思考?别人家是那样做的?坐下来想想,我们所谓的专业性,其中也没多少内容。

————————————

这状况带来的问题

决策产品设计时,往往很难达成共识。以两位设计者为例已经可以看到共识不多了,更多的人参与,其中不乏掌握知识更少的人,要达成共识,恐怕更要靠职位高低和嗓门大小了。

产品设计质量不好。设计师只掌握15条,可以用的上的只有8条,却要强行用这15条搞定原本需要那20条才能做好的产品,显然不会做的很好。

————————————

到底有多少知识?

一个电商产品和一个社交产品,需要的设计知识不尽相同,办公协作、IM、付费知识、问答、直播… 产品的类型很多很多,可见,关于产品设计的知识全集会是很大的,也许总共会有1000条。

一位设计者掌握的知识只有十几条,所以做这个产品都会觉得不够用,做那个产品也觉得不够用,是这样吧?至少我赶脚自己是这样。如果一个类型的产品工作的时间久了,对这个类型产品需要的知识会掌握的更多,需要20条,可能设计者能掌握17、8条了,就比较从容了,换个类型,又觉得力不从心了。是这样吧?

能不能找到这所有的1000条?

即使索罗所有的专业书籍,恐怕也只能得到一两百条。大多数知识还没有被发现、创造出来,我们并没法找到这所有的1000条。

另外,每天都在出现新的产品类型,很可能会需要新的设计知识,也就是说,上面所说的1000条全集也不是固定的,而是不断膨胀的。

————————————

怎么办?

想掌握全集,看来是不可能了,那我们能做什么?我觉得至少有以下几点:

1、承认自己在设计当前产品时,很可能并不掌握足够的知识。这并不只是个工作态度问题,而是,知道不足,所有不去强扭。因为只掌握一把锤子,所有修理什么都是敲,这是很常见的。

2、当别人运用某个我不知道的道理来分析问题时,好好听人家说。

3、即使我和另一位设计者运用同一个道理来分析某个设计问题,心有戚戚焉,也不见得对,因为也有可能,我俩共识的知识,并不适用于这个问题,仅仅是我俩的都懂这个知识,兴奋了。

4、讨论时,别人的判断,虽然说不出道理,并不见得判断是错的。因为要解释这个判断所需的知识,可能在座的人都不知道。

5、工作过程中,不断制造知识。数字产品的设计是个远未成熟的领域,全集中的大多数还没被制造出来,当前掌握的知识又不足以解决当前产品设计的需要,那就自己造呗。这个过程高大上的说法是:一位真正的设计师应该能够丰富设计这个概念。

6、找到方向。知识全集不太可能是撒在桌子上的1000颗豆子,而更可能是一棵大树上的1000片树叶,是树状的。即使不能一下子找到主杆,找到枝干也是很好的。比如:发现研究清楚了人物角色,但对应到要提供哪些产品能力,现有的方法还不够,经常还是靠设计者的灵光突现,那就有意识的注意这个环节,从之前的灵光突现中找出些规律,沉淀成知识,以后灵光突现的就会更必然了。

————————-

背后的基础认识

啰嗦了这些,源于以下的基本认识:

1、应该承认我们现在掌握的产品设计知识是不够的。

2、不够用,就要制造,使之够用,而不是索性不理什么道理,全靠老子天才。那样的话,我们就总是停留在原始社会。

(全文没有一个实例,额滴神啊~)

有1条对“设计产品时,情况是怎样的”的评论

  1. Iris 说:

    虽然没有一个实例,我竟然看懂了。

发表评论

您的大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