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人为中心的设计是有害的?

一月 5th, 2006 5 Comments »

这是一篇对《以人为中心的设计是有害的》—uigarden 的文章评论。

在uigarden上看到Don Norman的《以人为中心的设计是有害的》,标题骇人听闻。我们刚刚知道了UCD(或者HCD)是个啥,人家又说这是不对的。

为了验证是不是中文翻译过程中将标题有意或无意的进行了曲解,我去Norman的网站(www.jnd.org)上找到了这篇文章:《Human-Centered Design Considered Harmful 》,翻译上还是贴切的,看来外国人还是敢说啊,骂总统都随便,何况写这样的文章呢。

我们真的应该放弃“以用户为中心”的观念,转而投奔所谓的“以行为为中心”吗?

作者确实是经过认真思考的,但并不意味着这篇文章是完全正确的。作为读者,我们也不应当只是简单的支持或反对。

接下来,我想针对此文逐个部分的进行分析:

“了解你的用户”中,作者指出“这个世界上的大多数东西都是在没有得益于用户研究和以人为中心的设计方法的情况下被设计出来的,不过这些东西仍然工作得很好。”事实正如作者所说的那样,汽车、菜刀、打字机都不是在系统的设计中完成的,但是汽车的设计延续了上百年,有哪个软件产品能等待上百年慢慢的设计呢?汽车的设计是在漫长的摸索中才逐渐完善的,设计者们正是意识到这样缺乏理论支持的原始设计过程成本巨大,于是才总结出各种各样的设计理论,“以用户为中心”就是其中被普遍认可的一个,应用这些理论,设计上会少走很多弯路。这正是“实践—理论—再实践”的过程,人类的生产实践过程都是在遵循这个规律。这也是马克思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扯远了。没办法,受毒害太深了。)

人类的社会实践过程并不一定是最理想的。如果仅仅因为菜刀是件好的工具,而它的生产过程并没有经过“以用户为中心”的设计,就说“以用户为中心”的设计并不合理,我认为不妥。菜刀的设计者并不是不需要“以用户为中心”的设计观念,奴隶制社会那会儿没有这样的理论。

“以行为活动为中心的设计”,在这一部分的最后,作者得出的结论是“对于以人为中心的设计团体来说,工具应该是看不见的,它不应该成为一种防碍。而对于以活动为中心的设计来说,工具恰恰就是要达到目的的途径。”
作者的逻辑是这样的:钟表是工具,打字机是工具,小提琴是工具,学习使用这些工具是必要的。以人为中心的设计团体的设计目标是否定工具的。所以以人为中心的设计团体错了。
这个逻辑存在的最大问题是:什么是工具?以人为中心的设计是在反对小提琴吗?当然不是。以人为中心的设计所反对的工具是由于设计上的不当而出现的冗余的操作。当用户使用一个搜索引擎时,只要输入关键字,然后按“回车”就完成了,操作十分简单,以至于用户感觉不到是在使用什么特定的工具。不需要用户面对一大堆的选项,一系列的输入框…用户仍旧需要先学会如何使用鼠标和键盘,知道什么叫浏览器,就像需要学会看钟表上的指针一样。

“为什么以人为中心的设计可能是有害的?”在这一部分的一开始作者就讲到“产品越成功,它就越不可能在将来也适用。”“随着个体在使用中变得越来越熟练,他们将会需要和他们还是初学者时不同的界面。”显然作者对Alan Cooper 的“新手、专家和中间用户”观点完全不了解(参见《ABOUT FACE 2.0》第一部分 3新手、专家和中间用户)。

在最后这一部分中作者才说明白自己的观点“过多地倾听用户”可能会给设计造成负面的影响。所谓的“以行为为中心”就是在强调不要太在乎用户所说的,而要在乎他们做的。这是非常正确的。在心理学的研究中早就有过了研究:人的行为并不总是和他(她)的态度一致的。“失调理论”、“自我知觉理论”都是在解释这个现象。(关于心理学在行为与态度上差异的研究可以参看《心理学与生活》第16版,第17章中的“态度、态度改变与行为”)。

建立“以用户为中心”的观念是为了避免设计者以自己的主观经验为中心的错误,而不是为了反对“关注用户的行为”。“以行为为中心”只是“以用户为中心”的一部分。行为是什么?是用户的活动。除去行为以外,用户还有很多其他的表象,比如:态度、情绪…是不是还会有更多的中心呢?如果把“以行为为中心”这个说法完整的写出来,似乎就清楚些了—“以用户的行为为中心”。

“以用户为中心”的观念确实还有很多缺点,“一个晚上读工商管理硕士的37岁的单身母亲”是对一个软件的设计起不到多大的实质性作用。可是想想,菜刀是在几千年前就出现了,到现在也还不是让人十分满意,每天还都有新样式涌现。相比之下,“以用户为中心”的设计观念才刚刚开始,为什么就不能多给“37岁的单身母亲”一些时间,让她好好想想,是不是能为软件的设计做些什么呢?

有5 条对“以人为中心的设计是有害的?”的评论

  1. 謎謎 说:

    絕對,本來就是行為毒藥。而過多,沒有一個標準,有誰告訴我什麼是過多?
     偶覺得沒有討論的必要。

  2. ivan 说:

    获益匪浅

  3. 无无 说:

    我今天看了文章之后,更觉得诺曼只是在思辨和设计散文中有造诣,其他的不好说。以下是我的评论:
    先说一下“符号学”。“符号学”是真正意义上反思西方思想启蒙运动以来的一种观念,西方人开始重视这种观念了,但是它没有成为学科,理由也很简单,就是成为学科,就等于否定了自己的科学体系。符号学的重要观点是:人为自然立法,导致我们理解的都是符号,不是事物的本质。用高人的话讲就是“别玩符号了”。最明显的玩符号的过程就是“后人总是否定前人”。我想人中心也罢、活动中心也罢,都是符号,我说这些,是想帮助大家的思考成为体系和有源头,而这个源头不是经验或者直觉或者权威。

  4. 无无 说:

    (续上)
    就设计哲学而言,很多东西不是以人为本而设计的。要明白这句话,必须认清以人为本的来源。它是针对工业化以来带来的社会病态、劳动异化、心理病态而提出的,并非进入了计算机时代而提出的,虽然它在计算机时代被表述为一种设计方法。西方人喜欢搞“方法”“理论”,这都是符号。中国人无以自然为本或人为本或机器为本的概念,不也活的好好的、用的好好的,因为我们可以看清本质,难道不是吗。
    文章中提到,工具要支持活动,这个我赞同。但不是“以活动为中心”的观点来设计就可以达到目标。诺曼所举“活动中心”而成功的案例有几个特点,不知道大家注意了没有:
    1)曾几何时是从无到有的新概念产品。
    2)是技能工具为主的。
    3)只说了几个成功案例,你知道失败的有多少。
    原因也很简单。任何设计的成功,不是方法的结果。方法是符号,是人编的故事。好的设计的原因如果是本质,我们要用符号来借代本质,当然说不真,也说不全。谁敢说下一个成功案例就是活动中心的结果?难道只是活动中心的结果?活动不是人的活动?人中心难道是静态的任务分析?其实这些都是在玩符号,大家也不必当真。

  5. 无无 说:

    (续上)
    我觉得人中心搞不好,不是方法的问题,是认识论的问题。“符合用模是紧贴用模吗,为什么?”从这个问题的理解中,很容易看出研究者认识以人为本的水平。方法容易让人玩符号,看不清本质。本质在设计中,你说是用户活动也罢、使用意图也罢、目的也罢,我想这些符号们指的本质是一样的,你说呢?所以我们设计,即便做了用模,也要通过用模来看“用户目的”,这个是关键。
    还有一些设计的成功,他们没有技术论、没有人中心的概念,我们也不能把这种归为满足了“活动中心”而成功的,因为它只是拍脑袋出来的,要知道拍脑袋出来的失败很多很多的。人们看事物,反着看容易,正着看不容易。对于设计成功的评价、给带上符号的帽子,容易,其实本质的都不是那么一回事。
    最后还是想说一下“以使用为动机的VALS”是什么意思。使用不是消费行为,这是和VALS根本不同的。但是美国VALS的研究思路很好,所以我把“以使用为动机的调查”叫做“以使用为动机的VALS”:
    1)消费行为的研究是市场调查,它关注已有产品、现有生活方式,这是不能创新的。本质是商业驱动,难以持续,是不健康的。
    2)用户调查,主要是用户使用动机研究,它关注追求的生活方式、潜在的用户需要,并通过用户使用已有的产品,来推测用户的内外环境(内环境包括价值趋向、兴趣、习惯、需求等;外环境包括活动场所、接触的人、工作模式等)。它是具有前瞻性的调查,它的本质是让产品融入到人们的生活方式中,所以可能可以创新。
    产品可以健康地融入个人生活方式中,我想就是我理解的活动中心这个符号的本质,不知道诺曼是否理解了我的理解。除了拍脑袋,用户调查不是唯一的科学方法吗?这,是诺曼没有提出的操作层面上的问题。

发表评论

您的大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