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重要原则

五月 21st, 2017 3 Comments »


某下载工具,开始一个下载,虽然已经是付费会员账号登录了,但“会员加速”默认还是不启动的,需要用户自己点一下。

肯定会有部分用户是没去点那个按钮的,这也就省掉一些用于加速的资源。从做生意的角度,肯定是希望,你们都花钱买了会员,然后最好还都别用。

所有人都知道,这对用户不是最好的,而且这些还是付费用户。这么做也有很多理由:
“用户体验当然很重要啦,但也不能不管业务上的诉求啊~”
“稍微在体验上减一点分就能节省很多成本滴。”
“追求用户体验也不见得那么极端,要现实一些啦~”
“体验与商业需要找到一个平衡点…”

这个问题很不值得讨论,因为说下去无非是一方强调体验重要,一方强调现实利益也不能忽视,最后像谈判似得互相妥协,并且感叹:“懂得妥协才是人类协作的大智慧。”

我的问题是:这个事儿,是否真的应该是两方的各执己见来争论?

常常见到那些“产品经理需要具备的N项素质”的文章,声称一个岗位需要的素质最好是掌握全人类的全部知识和智慧,那更有可能是还没想明白这个岗位的职责,甚至有可能连“岗位”是什么含义也没搞清楚。

也正是这样无限高的要求,将各种价值标准都塞给了产品经理。
“产品经理应该对产品体验极度敏感!
同时要能从市场角度去定位产品!
同时要能从流量的角度去看待产品的运转!
同时要能从资本运营的角度考虑用户转化率、商业利润率!
同时还要深刻理解人性!
同时还要能一秒钟变白痴!”
一位工作两三年的有志青年,同时要权衡一大堆要求,恐怕就是最后那项要求比较容易做到了。

如果这些混乱的要求只是使得这个岗位更不清晰,更难干,那倒也没什么关系。但糟糕的是,这样混乱的要求使得对产品的决策经常是错的,类似会员加速这样,这就有问题了。

反思我自己这几年关注的问题,比如最近的《讨好对象》是在琢磨如何设计一个系统内各个角色的利益关系,才是最有活力的;《信任》则完全不是在设计产品本身。

或许这些事儿不那么“交互设计”了。但我觉得,我琢磨的事儿一直都在这样一个价值体系内:经营一个产品,应首先考虑“用户<—>产品”这个系统,如何能使用户在其中能获得更大的价值,产品也因为给用户提供了更大的价值,变得更有价值。

我称这个为:第一重要原则

这不仅仅是追求产品现有能力的体验好,还包括如何让产品不断的为用户实现更大的价值。

将第一重要的事儿做好,资本自然能在这其中找到合理的利润,市场自然能接纳这个产品。这道理其实再俗不过了,“做好产品,其它的自热而然就来了。”这说的是同一个事儿。

第一重要的事儿做不好,先考虑资本的投入是否能获得足够好的收益,那很容易就走上骗钱的歧途。先考虑如何倒流量,倒用户,那就是我们所说的浮躁,浮躁也不见得就多丢人,只是,浮躁,通常做不成功。

实际工作中,小决策可能就是一位产品经理就定了,大决策可能是包括大老板在内的一帮人一起决策的。无论是谁们决策,决策的思路是关键。

同时考虑着产品体验+利润+市场+流量…,这时候,第一重要性的事儿就不再是第一重要了,而是和其它几个价值判断同等重要了,甚至还更次要了。

如果几个价值判断同时考虑,大家一起来商量下,该如何决策:“会员要不要默认就给加速呢?”接下来的场面或许是靠拼嗓门儿,或许是靠说服技巧,或许是大老板一瞬间想到现金流吃紧…能有个正确结论只能靠运气了。

当然你也许会认为我这第一重要原则是太天真,“企业运作起来是多么残酷,多么现实啊。下个月的工资发不出来怎么办啊~”

可是,同时并重几个价值标准就更没危险了吗?付费的用户都能感受到被算计,一旦某天出现个稍微更有良心一点儿的同类产品呢?这产品原本的市场优势岂不分分钟灰飞烟灭?这更危险。每天都要提心吊胆,祈祷没有更好的产品出现。

以第一重要原则来经营产品,不是企业道德高尚,是企业的生存之道。

经营一个产品从来也没有什么时候是可以高枕无忧的,试图在第一重要的事儿和其它价值标准之间找个平衡点的观念,看似更深刻,更老道,其实无非是让自己产品的处境更危险,让自己的脑子更混乱。

有3 条对“第一重要原则”的评论

  1. viki 说:

    学习了!

  2. zaza 说:

    感觉很有道理,有点时候偏执者才能生存。思考太多反而庸人自扰,不如把事情先做好。

  3. geeknow 说:

    这个设计的思考是鸡贼心理:短期(几年)内不可能出现一个颠覆迅雷的同类产品